第八十章好多蜘蛛

时间:2019-09-04 13:56:59

  卓尔潜藏在石像蜘蛛的阴影之中,一起朝野蛮人奔袭而去,蜘蛛的利爪在地面上摩擦时发出了巨大的噪音。
  与此同时,几个稍微比其它蜘蛛大上一号的石像傀儡,突然从口中喷出了大量的白色黏液,这些黏液迎风而涨,迅速变化成了一张张巨大而粘稠的蛛网。
  转眼之间,这个狡猾的卓尔精灵便发动了激烈无比的攻势,巴迪没有将袭来的蛛网放在眼中,他凝神注视着不断游动的阴影,心中不断地计算着斩击的方位。
  他的推算方法非常的粗糙,不是科学式的大数据计算,也不是魔法式的神秘学计算。
  巴迪计算敌人的位置,和自己出招的方位,完全是按照从前的战斗经验和直觉上的判断,这很好,也很不好。
  对付普通的对手,野蛮人敏锐的直觉肯定够用,但对付狡猾的,经验丰富的对手,光靠直觉就会很容易被欺骗。
  他此时就有一种始终无法锁定的对手的错觉,这个卓尔的移动方式非常的诡异,前一步还在突进,后一步却忽然后退了,再下一步又不知道歪到哪里去,他锁定了很久,竟无法看透她的移动方式。
  这种颠倒歪曲的步伐正是卓尔精灵一族特有的蜘蛛舞步,八只脚的蜘蛛几乎可以从任何方向发起进攻,随意地前进,随意地后退,专用于打乱敌人的节奏。
  巴迪第一次遇到如此诡异的步伐,他的战斗经验便被压制,战斗直觉也被彻底扰乱,如果不是强大的自信支撑,此时他可能已经陷入慌乱之中。
  就算一开战就落入如此下风,他的心中也没有出现丝毫恐惧,这种程度的战斗甚至无法让他的狂暴之血沸腾起来。
  敌人像是刚刚摸到了传奇门槛,却又没有彻底突破的游荡者,或许她已经突破,只是伪装成没有突破的样子,但这些都不重要。
  当他出剑的之时,一切就已经注定了。
  蜘蛛喷射的巨网离他的眼睛只剩下不到半米的距离,黯淡无光的毒匕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后颈右侧,不断发出刺耳音波的蜘蛛傀儡也已经奔袭到了他的身前。
  十分之秒,巴迪拔出了斩钢剑,几乎是同时,他的左手拔出了单锋剑。
  双剑出鞘之时,无形的剑风从剑鞘之中呼啸而出,狂乱的风暴不知从何出现,在他的身旁狂啸而起。
  一息之间,他已经回气完毕,丹田内的气池统御着汹涌奔行的真气,将其灌输到了背后的双臂。
  下一个刹那,背负的长剑破鞘而出,当剑圣四剑在握之时,呼啸的风暴终于无法抑制它的怒吼,灰暗色的旋风冲天而起,仿佛要将一切卷入其中。
  四刀流——大旋风
  半位面的直径只有百米左右,这让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一个特殊的擂台。
  当如此小的空间里,出现了一道剑气旋风之时,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要被撕成粉碎。
  一剑之后,胜负已分。
  巴迪缓缓将长剑插回了剑鞘,呼啸的风暴渐渐消失。
  他的身前只剩下了破碎的蛛网,碎裂的傀儡,遍地的鲜血,还有奄奄一息的卓尔精灵。
  “有趣的对手,如果是在外面,我抓不住你。”他非常欣赏这个对手的步伐,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战斗舞步。
  “和那个狼人相比,你的人头更值得这么高的悬赏。”巴迪毫不吝啬都给予了她非常高的肯定。
  卓尔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,无数伤口不时地喷出一股股鲜血,刚才的剑气风暴出现的太过突然,她几乎吃了一整套的大旋风,没有立即死去是因为她身上有蛛后的神力祝福。
  她没想到会败的如此之惨,败的如此之难看,
  就在刚才那一瞬,她的匕首马上要刺穿野蛮人的喉咙,眨眼之间,撕裂一切的暴风便出现了。
  回想起那一瞬间,虚空中仿佛出现了无数把长剑,不管她如何躲闪,如何遁行,都无法逃出这道席卷了整座半位面的剑气风暴。
  “你不能杀我。”卓尔不甘心死在这里,她的任务已经成功了大半,死在这里简直毫无价值。
  “我不杀你,你也活不下去的。”有趣的战斗让巴迪有了点闲聊的兴致,如果是往常,如此无聊的对话,他早已斩下她的头颅。
  “我不能死,我死了,所有人都要给我陪葬!”卓尔挣扎着想爬起来,但失血过多的身体却让她渐渐晕眩起来。
  “救我,蛛后的剧毒是无解的!我。。。。”过于激烈的挣扎让更多的血液喷了出来,眼看她就要流血过多而死,巴迪不可能放过到手的经验,不等她把话说完,便斩下了她的头颅。
  “斩击命中目标要害,斩首成功。”
  “目标死亡。”
  “抽取目标灵魂能量,获得杀戮经验167220点。”
  就在他斩下卓尔精灵头颅的这一刻。
  主物质位面——北地——银月城郊外——石壁村
  怒气冲冲的村民们正拿着武器围攻着一匹座狼,突然消失的野蛮人让村里的平民们壮起了胆子,准备杀了二哈出气。
  二哈苦着一张脸在石壁村四处乱窜,不敢还手,他怕一还手不小心打死人就麻烦了,这里是银月城的地盘,被抓去坐牢就惨了。
  “嗷呜!!”
  “为什么每次都是我,老大,你快回来啊!”
  就在他惨嚎之时,令人恐惧的一幕出现了,石壁村的居民突然都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他们的肚子仿佛气球一般飞速膨胀了起来。
  几秒之后,大量的绿色黏液从他们的七窍之中流了出来。
  没过多久,几条蜘蛛腿模样的节肢从平民们的嘴中伸了出来。
  “卡啦。。啦。”一阵骨裂的声音之后,一只只沾满绿色黏液的丑恶蜘蛛从人类的身体之中钻了出来。
  山壁村,几乎所有人类全部都发生了异变,转眼之间,近千只散发着酸臭气息的丑恶蜘蛛便占领了这座村庄。
  二哈被这一幕吓破了胆,四条腿都打起了颤,“好多蜘蛛!!”
  “吓死旺了!救命啊!!”
  “叫什么叫,还不快跑!!”关键时刻梦梦拎着他的耳朵呵斥了起来,“赶紧跑啊!!”
  “是,梦梦老大!!”
  二哈撒腿就往外村外跑,他刚跑出村口,一道次元门就出现在了村庄的中心位置。
  穿戴整齐的奥法战士手持武器和盾牌飞速从门的另一侧冲了出来,他们一出现便快速冲向了村内的怪物们,仿佛对这一切早有准备一般。
  二哈和梦梦都看傻了眼,他们完全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,上一秒一切都是如此正常,但下一秒整个世界都仿佛变了一个模样。
  突然死亡的村民,突然出现的怪物,突然赶来的奥法战士,突然发生的战斗。
  这一切仿佛是一场早已安排好的戏剧,而他们只是坐在台下的看客而已。
  也不知巴迪在这场戏剧之中,是一个什么样角色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绝对不会是主角。